原料行情

口罩“心臟”原材料熔噴布“瘋狂”漲價

發布日期:2020-03-04 點擊數:39

在山東俊富無紡布有限公司的生產車間,工人正在加工口罩用無紡布。

從平時的2萬元/噸,漲至30多萬元/噸,業內預計未來可能還會漲……有著口罩心臟之稱的熔噴無紡布(以下簡稱熔噴布),近一個多月漲價15倍以上,形成十分強勢的賣方市場。

疫情期間,口罩是重要防護裝備,成為一線醫護、企業復工、民眾出行的必備品,市場需求量暴增。全國口罩新增產能翻番式快速增加,核心原材料熔噴布隨之供應緊缺。

口罩核心原材料究竟有多稀缺?熔噴布價格暴漲根源是什么?口罩生產線大量投產,為什么廠商不借機擴大熔噴布產能?什么時候能夠緩解口罩原材料供應緊張?記者帶著相關問題,追蹤口罩上游產業鏈,對口罩廠、布廠、料廠等生產關鍵環節進行調查。

 

緊俏的布料

熔噴布貨源緊缺,價格快速上漲,形成十分強勢的賣方市場。

 “除了熔噴布,其他的都好說。在某口罩貨源共享交流群里,一位生產商這樣表示。

該群里匯集了百余位口罩產業上下游的相關廠家,他們會在群里交流與口罩相關的信息。耳帶、鼻梁條等物資的價格雖也在上漲,但貨源并不緊缺。唯獨熔噴布,形成十分強勢的賣方市場。

 “最近詢價熔噴布,報價至少20萬元/噸以上,三四十萬也不稀奇。而兩周前,我們采購的還是8萬元/噸,最高的也就12萬元/噸。轉產口罩等防疫物資的一家山東服裝企業最近求料無門,公司負責人丁燕說,熔噴布價格快速上漲讓人猝不及防。

熔噴布是為口罩帶來病毒過濾作用的關鍵材料,堪稱醫用外科口罩和N95口罩的心臟。醫用外科口罩一般采用多層結構,簡稱為SMS結構:內外側為單層紡粘層(S),中間為單層或多層的熔噴層(M),熔噴布就是熔噴層的最佳材料。

沒有熔噴布,就只能讓機器等布。青島海諾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擁有兩條醫用外科口罩生產線和一條民用口罩生產線,他們曾向當地政府反映,因為原材料緊缺,拿不到貨,部分生產線只好停產。

 “符合醫用標準的熔噴布現在有錢都買不到,盛達醫用衛生材料有限公司負責人說,其庫存的熔噴布只能用到3月初,公司現有一條口罩生產線,3月初將有兩條新線到廠,屆時每日的熔噴布需求量將由目前的8090公斤增至200公斤左右,如采購不到熔噴布,新線將難以投產。目前該公司已將需求信息上報給政府部門,希望能在近期解決醫用熔噴布缺口問題。

 

蜂擁的需求

在熔噴布需求端,口罩新增產能數量較大,部分廠商四處求料,抬高布價。

據國家發改委介紹,當前全國口罩產能利用率已達110%,截至229日,全國口罩日產能達到1.1億只,日產量達到1.16億只。目前,除西藏外的30個省區市都陸續新上了口罩生產線,同時還不斷有新的口罩生產線將要投產。中國紡織品商業協會負責人表示,未來,熔噴布的市場需求還將進一步加大。

為緩解口罩緊缺狀況,非口罩生產企業轉為口罩生產企業成為一條重要途徑。目前,多地政府已經開辟綠色通道加快審批,鼓勵產業鏈相關企業轉產應急。以工商注冊變更信息為標準,僅自11日至27日,全國超過3000家企業經營范圍新增了口罩、防護服、消毒液、測溫儀、醫療器械等業務。

在國務院客戶端小程序221日上線的重點醫療防控物資生產工序對接專區,記者看到,多數企業都在尋求熔噴布供應。

記者采訪發現,近期反映布價瘋漲現象的主要以中小口罩廠和剛轉產而來的新口罩廠為主。山東省工信廳有關負責人說,口罩價格高企,生產口罩有利可圖,再加上地方政府主動要求,很多企業轉產口罩,原料需求量大增,供應不過來。

為了保障醫護一線防疫物資供應,國家和地方工信部門制定了一批物資重點保障企業,這些口罩廠、布廠的生產由政府監控、銷售由政府調度,價格上漲幅度相對可控。但業內人士認為,近期大量涌現的口罩廠,沒有穩定的供貨商,只能到處尋找原料,不惜追高買料。

 

躁動的貨源

在熔噴布供給端,有小廠坐地起價:在熔噴布流通端,還有中間商借機賺差價。

走進位于山東省東營市的山東俊富無紡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俊富)廠區,記者看到一派繁忙景象。據悉,從127日接到工信部通知后他們就一直加班,全部10條生產線24小時滿負荷生產。山東俊富生產的熔噴布日產量約13噸,占全國1/10,根據國家和有關部門調度,主要供給湖北和山東的下游企業。

國內能夠生產熔噴布的大型廠家并不多,該行業此前長期缺少關注,呈現不溫不火的態勢,行業整體呈現出小而散的局面。目前,國內的熔噴布產能主要分布在山東、廣東、浙江、江蘇等少數省市。

在熔噴布供給端,大型布廠受政府調控漲價幅度不大,但也有小廠坐地起價。

 “熔噴布平時價格大約是2萬元/噸,現在我們的價格是10萬元/噸,由于我們壓價,本地小布廠不敢提價,但是一些缺乏龍頭企業的外省地區,小布廠互相抬價,價格都在20萬元/噸以上。很多小口罩廠想用我們的料,托當地政府協調,我一天接二三百個電話。山東俊富總經理黃文勝說。

湖北仙桃一位口罩廠負責人表示,目前仙桃當地的熔噴布價格約為20萬元/噸,而疫情發生之前的價格則在2.2萬元/噸左右;江蘇南通熔噴布廠商方面稱,為使口罩生產線能夠正常運轉,有口罩廠開出高價搶購熔噴布。

不少沒有納入口罩原料保供名錄的小布廠抬價現象嚴重。山東一家口罩廠商負責人林友強說,平時有穩定客戶的熔噴布企業,要維持客戶關系不能肆意漲價;一批沒有穩定合作伙伴、以往經營不善的企業惡意抬價,想借此掙一筆快錢。

業內人士透露,一些熔噴布供應商在市場上表現得相當強勢,不但發貨少開發票或不開發票,而且要求下游工廠用硬通貨口罩折價抵款,并且還要另加現金。

在熔噴布流通端,還有中間商借機賺差價。

轉產生產口罩的一位中小企業主告訴記者,在一些口罩原材料資源對接微信群里,有中間商任意開高價的現象。他們張口就開出每噸三五十萬的高價,利用我們缺乏貨源著急生產的心理,經常說要的話抓緊轉賬,你不要有的是人拿貨,營造秒漲秒殺的緊張感。

山東一地市工信局相關負責人說,很多人囤貨倒貨,倒手時大幅加價,很多熔噴布停留在倉庫和流通環節,坐等漲價,供需不能較好匹配。

 

可觀的利潤

記者采訪了解到,口罩利潤驚人,是口罩廠愿意高價購買熔噴布的重要原因。

一位業內人士給記者算了一筆成本賬:1噸熔噴布可以做100萬只醫療外科口罩。如果熔噴布賣20/噸,布價在一只口罩的成本里只占0.2元?,F在政府從山東調撥口罩的價格是每只約1.5元,另外補貼0.2元;北京每只約4元,上海、湖北每只約3元。雖然近期物流、人工、熔噴聚丙烯等成本都翻番了,但同樣在口罩售價中占比很小。

另一方面,口罩采購需求大量增加,一些著急復工的企業并不在意原料價格,更推高了口罩價格。最近迎來了全國企業復工潮,國家要求企業要為職工配發口罩等防護用品,如果每家企業每位職工一天用一個口罩,這就是個天文數字。林友強說。

按照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數據,國內法人單位和個體經營戶合計就業人口高達5.33億人,按每人每天一只口罩計算,至少每天需要5.33億只口罩。對比目前的日產能,口罩缺口巨大,利潤空間可想而知。

 

尷尬的細腰

口罩產業鏈相關企業產能呈現葫蘆形,是造成熔噴布供不應求的根源之一。

山東道恩集團董事長于曉寧說,目前下游口罩廠增長快,最近一個月全國產能增長2倍左右,這是葫蘆的底端;處在中游的熔噴布產能增長慢,受以往市場較小的結構性影響,廠商數量較少,這是葫蘆的細腰;上游生產熔噴聚丙烯的龍頭企業迅速擴產,基本能夠滿足下游對熔噴料的需求,這是葫蘆的上端,以道恩集團為例,公司已經接到未來2個月的訂單,熔噴料日產能從約85噸擴大到現在的約200噸。

這個尷尬的細腰成為制約下游擴產的瓶頸。

記者調查發現,熔噴布產能瓶頸背后,是生產線擴產難度大、時間長。

于曉寧等業內人士說,相比口罩生產線的投資小、技術含量不高、復制快、易操作,熔噴布生產技術含量較高,熔噴布質量直接決定口罩質量,布廠生產線投資動輒數百萬元、上千萬,設備制造安裝都比口罩生產裝置復雜得多,對廠房的要求也比較高,且需要對工作人員進行專門培訓。

目前,國內提供熔噴布成套生產設備和關鍵零部件的廠家并不多,噴絲板、噴絲模頭等核心零部件的生產仍與國外廠商有較大差距,并且進口裝備的交付周期和組裝時間都比較長。模頭、噴絲板的進口交付周期要四到六個月。國產模頭有兩個月可交付的,但是這種短時間交貨的模頭,做不了高端醫療產品。黃文勝說。

長達數月的零件采購周期限制了熔噴布設備交付能力,使其難以像口罩機一樣一夜之間向市場投放。據了解,一些銷售整套熔噴布生產裝置的企業正在利用庫存,快速組裝新生產線。但一條完整生產線的設計、加工、調試,也要兩三個月左右。

浙江一家熔噴布生產設備供應商說,真正引進了熔噴布的生產線,說不定疫情帶來的需求高峰早已過去。這種擔憂,阻礙了不少投資者進入此領域。熔噴布市場規模本不算大,疫情一旦過去,熔噴布生產商的競爭壓力將非常大。

 

產能待挖潛

業內人士指出,加強產業鏈統籌,挖掘相關企業、龍頭企業潛力,最大化熔噴布產能刻不容緩。

專家認為,為解決口罩產業鏈上熔噴布等原料供不應求的問題,可采取以下措施保供穩價:

第一,推動相似技術工藝企業轉產供應口罩用料。

據中國產業用紡織品行業協會統計,中國非織造布行業的生產工藝以紡粘為主。2018年,紡粘非織造布的產量為297.12萬噸,在非織造布總產量中占比達50%,主要應用于衛生材料等領域;而熔噴工藝占比僅為0.9%,熔噴非織造布的產量為5.35萬噸/年,這些熔噴布不僅用于口罩,還用于環境保護材料、服裝材料、電池隔膜材料、擦拭材料等。

黃文勝說,生產汽車隔音棉、熔噴保溫棉、熔噴吸油棉等材料的企業都可以轉產口罩防護專用濾材,這些企業的年產能大約有15萬噸。據了解,比亞迪、長安汽車、北汽、上汽等汽車廠家已在利用產業鏈優勢,調動吸音棉配套廠家對原有熔噴布的生產線技術改造,轉型生產口罩專用濾材。

第二,以央企為龍頭,加快上馬熔噴布相關產線。

國資委相關負責人說,國資委高度重視國內防疫物資供應鏈、產業鏈變化情況,指導央企主動彌補短板弱項。

由于熔噴布的原材料聚丙烯取自石油,因此石化企業在生產熔噴布上具有優勢。中國石化已投資約2億元,正在北京燕山石化和江蘇儀征化纖兩家企業建設10條熔噴布生產線,全部投產后,日產量可達12N95口罩熔噴布或18噸醫用平面口罩熔噴布,可供加工成1800萬只醫用平面口罩。

第三,加強政府調控,保障上下游供應平衡。

中國紡織品商業協會副會長雷利民表示,目前口罩產業鏈企業生產狀況復雜,信息溝通不暢,難以確切了解復工率和新投產生產線的實時情況。業內人士認為,口罩產業鏈呈現上游原材料市場化、下游口罩行政化,市場機制和計劃管理的矛盾正不斷顯現,建議采取行政手段適當干預、理順銜接。

于曉寧說,面對此次疫情,從中央到地方統籌決策,為行業發展解決了很多問題。下一步加強產業鏈統籌,形成政府、行業協會、企業的有機結合,利用大數據對口罩廠、布廠、原料廠的數量、分布、產能、在建產能等進行全面統計。非常時期企業家組織好各項生產工作的同時,應該站在全局高度提高覺悟,配合好政府調度,既完成好防疫任務,也讓市場更有序發展。

(來源:新華網)

相關新聞:

炒股入门app